« 留言板 | 回到主頁面 | 威尼斯印象(一) »

2003-12-17, 6:44 AM

卡爾維諾的冬與夏

2003_1217.JPG

在一月和四月後,十一月底第三度造訪義大利東北邊界的濱海古城Trieste,不大不小的城鎮,雖然人口與台東一般,但在每張地圖上都會與威尼斯、米蘭般被明顯標出,只因它是亞德里亞海的戰略要津和中歐航運樞杻。

而遙遠的另一端,與Trieste相對的義大利西北邊界濱海城巿San Remo,卻鮮少被標示出來。七十年前,從古巴遷居回義大利的卡爾維諾在這裡渡過他的求學時期。

冬天有著相同的四點日落和十六小時漫長黑夜。
夏天有著相同的八點日落和十六小時豔陽白日。

我站在Trieste海邊向南望著閃著細緻鱗紋的亞德里亞海,想像右手邊六百公里遠的橄欖樹園。

2003_1217_1.JPG日本漫畫家板口尚的作品<石之花>描述著南斯拉夫二次大戰時流竄於貧瘠山區反抗德軍的共產游擊隊。當時在義大利積雪山區,卡爾維諾也正在共產游擊隊裡從事反抗德軍的地下活動。看著石之花,想像六十年前藏身樹下躲避軍機機槍追擊的卡爾維諾。

而我正站在南斯拉夫與義大利的邊境上。

左手邊是石之花的地點-現稱斯洛伐尼亞。右手邊是高聳的阿爾卑斯山區。懷裡揣著<看不見的城巿>。而Trieste有著義大利唯一一所集中營,但更多的猶太人、塞爾維亞人從Trieste送往南斯拉夫更大的集中營裡,一去不回。塞裔墓園裡蒼白的家族照片,寫著憂鬱的鄉愁,那些被移往家鄉監禁的塞爾維亞人再也沒回來。

二次大戰後,兩國爭奪戰略港口Trieste,在聯合國調停下,含Trieste的狹長沿海地帶歸義大利,二公里外的山區歸南斯拉夫,同樣的奧匈帝國子民,在不同體制下,隔著人為的疆界生活了五十年。

五十年後,除了人的外貌,城巿外貌保持依舊,所得、文化、語言都有了明顯的差距,一公里外的親戚早已無法辨認、無法溝通。唯一僅存的共同語言--信仰,經過了大戰的區域性洗牌,天主教、希臘正教、塞裔東正敎、基督教、猶太教...等等七到八種不同的宗教教堂林立各處,互不干涉。

2003_1217_2.JPG血緣較接近中歐、東歐的Trieste居民,低調而冷靜,與熱情開朗的義大利人完全不同。城巿中石造的建築、分明的稜角,時速一百二十公里如風暴般的冬季下降風,從冰冷山區帶下刺骨寒風,吹向海洋。我穿著大衣戴起帽子套上手套裹著圍巾,寒風仍凍得人無法行走,只得避縮在如掩體的屋子凹陷處,期待在街道上流竄的寒風迅速離去。

如果,在冬夜,一個旅人。

[遊記] 引用(0)

引用


迴響

同意, 有錢真好~~~~ ^^

好想要有錢...

還好這幾年出國都不是自己出錢(到現在為止出國八次,都是出差或公司員工旅遊,還沒一次是自己出錢)...要我自己出錢去玩, 還得等咧~~~~ (慘)

jessypub 發表於 December 29, 2003 12:22 AM

貓註:
有錢真好.....

cat 發表於 December 28, 2003 10:17 PM

我所見到的路燈通常都是淡淡的昏黃, 在空盪盪的巷子配上石牆, 一個人寂行走過跫音迴響在整個巷子裡, 還帶點石子地板的堅硬回聲, 雖然很安全也很安靜, 但就是會有不該有的想像。

另外, 妳為何會在半夜經過歎息橋, 工作得太晚?

應該還是有遊客在閒晃吧

jessypub 發表於 December 19, 2003 2:02 AM

義大利在日落以後就有一種鬼魅感,陰森森的.也許是古建築太多的關係.在威尼斯我走過嘆息橋時是午夜,快步走過,不敢多望.

lulu 發表於 December 18, 2003 8:08 AM

發表迴響




記住我的資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