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去國懷鄉 | 回到主頁面 | 慾可慾.非常慾 »

2004-09-17, 1:56 AM

誠品敦南咖啡座.9/16午後

我開著被撞傷的車,在街頭行著,總惹來一陣瞧望。好似背著行囊衣著襤褸的過客,失神無主在路上游盪,揣著被劫的衣袋、負傷的腳踝、失落的眼神,尋找那早已不存在的家,那種倉惶逃離街頭的焦慮神情,我在路人眼中反映的我和車中,落寞地瞧見。

*     *     *

Resize of DSCF0090.JPG女孩背對午後的陽光,佇在桌上手腕的佛珠半面映著紗簾透過來的黃澄光線,專注地斜身傾聽男子的話語,她背對光微暗的臉上有燦爛的笑容。不時撥弄著佛珠,圓潤的半透明質地,在十幾朝持唸後,比水晶還要迷人,她的心也微微閃耀著。會有多少,會有多少曾專注在佛珠上的信念,將投注在對面男子身上,而將有多少的生命會寄望於他。最終的她,又能保有多少? 她羞澀而認真的臉龐似乎在說:「這才是平均分佈的起點而已呢!」

*     *     *

鄰桌四歲女娃說:「咖啡來了。」桌上的咖啡是黑的。
那,咖啡色哪裡去了? 
女娃說:「阿姨,要不要加奶精?」

< 9/16午後 誠品敦南咖啡座 >

[心情日記] 引用(0)

引用


迴響

發表迴響




記住我的資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