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慾可慾.非常慾 | 回到主頁面 | 天上.人間 »

2004-10-13, 9:40 AM

真空管與2047

隨著立委選舉季的來到,索性不開電視,看看網路新聞就好。實際情形是--水電工科系出身的我修不好電視~~

說到修電視技能,很早在台東讀小學的時代,就努力不懈地收集當時電視機裡常見的真空管,一直覺得它好美,在管頭部份有玻璃燃燒過的七彩痕跡,有時管壁上還有塗上阻絕的黑色顏料,讓人瞧不見裡頭的奧妙,愈是那樣我愈想看個明白,就這麼不厭倦地瞧著,總覺得它一定是外星人做出來的神奇發光裝置。在家裡那台拉門式大同黑白電視機壞了之後(沒錯!上面有個可存錢的大同寶寶),生活頓失重心,但玩具箱裡卻多了好多外星人的禮物。

DSCF0531.jpg那時,我抱著壞掉的電視,把真空管插上,看著它慢慢發出電極,閃著動人的色彩,就這樣一個人玩著開開關關的遊戲,一直到上高中搬家,才捨不得的把它們放在紙盒裡,在清晨濛濛的薄霧中,使勁丟向家後方有不少福壽螺和如小狗般大老鼠的沼澤裡。似乎要有個宛如放生的儀式,才能讓這已成為我一部份的珍貴禮物,平靜的離去,也得以讓我放下這童年的思念與記憶。是一個象徵吧!童年隨著抛物線消失在不遠的白霧裡,隨著一輕聲“瞨嗵”,我心裡也跳了一下。童年,再見。

這麼想來,我實在往沼澤裡扔了不少東西:小石子、沒燒盡的木柴、颱風夜射入家裡的瓦片、蟑螂、死老鼠、碎掉的玻璃瓶、頭被敲碎的雨傘節、花盆碎片、熟透掉在地上的爛釋迦、牆上裂開的磚片、後院枯死的蔓藤、鏽了的鐵欄竿、斷掉的衣架、一整塊空心磚、吃剩的西瓜皮,還有兩部A片。有時候只是想丟東西,有時想看看可以丟多遠,有時只是把那兒當垃圾場一股腦的什麼都扔下去。要是在高大的草叢裡那兩條仍流動著的小溪沒帶走一些,丟了十年大概會堆成一坐小山吧!

曾經放了個小樓梯,下去撿東西,順便赤腳跳下去玩水,完全不知危險的跳來跳去,看到什麼有趣的就拾起來把玩,說真的,和膝蓋一般高的小溪和沼澤裡,什麼有趣的東西都在那兒,看來和我一樣有好習慣的人不少。每當蹲在後院牆邊,往下看著小溪流,裡頭不時有魚苗向上逆流,忍不住用鑽了洞的透明塑膠袋當網子,在袋口綁上紅縄子,放到溪中捕魚,印象中只抓到兩條,魚苗實在是又小又敏捷。到了上高年級時,河邊石牆上多了不少粉紅色的福壽螺卵,在聽說是有害溪流生態後,就經常拿著老媽抽我的竹竿去把他們一個個從牆上戳掉,努力了一個夏天,愈來愈多,不到半年,就不再理會他們,任由其到處掛滿粉紅色的錐形卵,有點像小型幽浮停在上面休息。

這些關於沼澤小溪的回憶,隨著真空管和A片一起留在那裡,直到現在才第一次回想起來。算一算,二十年過去了。

看來,好多實際上可能認為忘了的事,在有適當線索時,又會重新回到記憶當中。那連結肯定是失連了,那細胞肯定也萎縮了,失連退化的神經元在飄移遊盪了多年之後,重新再度在他處串起連結,才會在回憶時感覺那麼的模糊且美好,所有鏡頭都加了柔焦霧化。

DSCF0514.jpg我們都和2046一般,在2047房看著這房裡記憶的上演,以及隔壁房裡新戲碼的上映,灰色的七彩的暈紅的,連結成最新的記憶,卻和過去有著些微的差異,一次次地,我們回憶,一次次,我們加入新佐料,那原來的記憶變得愈來愈模糊且美好,美好到未來的任何經驗難以超過,一旦意識到將來不可能再這麼美好時,就又再沈陷入記憶裡回味,這是如宇宙加速膨脹般的正回饋效應。這個人這個記憶這個美好的感受,就像停留在黑洞的臨界邊緣,永遠被封印在這個時空的入口處,進不去也出不來,過去的真實不再可及,未來的真實不是真實。

是啊!就是這樣失去時間感的停滯,那曾經沈醉的美好也被永恆地回味。沒有別的世界,沒有別的時間,沒有其他空間;只有這裡,就在這裡,只有現在,就是現在。

[心情日記] 引用(0)

引用


迴響

只是由冰變成水,還沒昇華,溶解而已(冷)
叫變態比較合適啦~~^^

不小心逛逛看到這篇論文,還挺有趣的,也勾起了一些早就忘了的事。
不過,做為那個年代少數的橡皮寵物兼偶像,大同寶寶還真是可愛呢!

jessypub 發表於 October 14, 2004 3:17 AM

jessy看來已獲得昇華(?)
到另一個境界了

"民國五十一年至六十一年電視對台灣家庭生活影響之初探"堪稱一絕

凱洛 發表於 October 13, 2004 5:37 PM

發表迴響




記住我的資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