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東京散步(二) | 回到主頁面 | 婚禮攝影 »

2006-03-17, 7:20 PM

半年回顧

IMG_2070.jpg

沒有貼文的這幾個月,不斷在「太多東西想Blogging」和「好像沒什麼事可以Blogging」之間來回擺盪。前者是自尋煩腦的空想奇想幻想夢想再加上胡思亂想,後者反映了壓榨睡眠時間玩魔獸世界(WOW)之餘腦袋其實是一片空白的狀況。

魔獸玩暗影牧師到59級時,突然醒悟,到底要殺多少怪才能到封頂60級?雖然這個昇級遊戲已經耗了四個月,很快就要到頂端,但接下來的拼友軍聲望、副本湊齊套裝、戰場榮譽的軍階競賽外,還有隻騎速加100%的千G馬,這得耗掉多少時間?一百小時,恐怕不止~還有那個恐佈的安其拉之門尚未開啟呢!算一算,人生中還有太多值得去做的事,放下吧,是該放下的時候了。只可惜上頭認識了一堆朋友(年輕警員居多),還沒能夠見個面,一一說聲再見。真的很感謝帶我下副本、解任務,一路趴趴走還得回頭等我撿屍體。有時覺得,想當警察,能夠當警察的人,不僅有耐心,還要很熱心,別人家的事優先處理,都處理完再來辨自己家的事,不僅得幫人幫到底,還得忍受一而再同樣繁瑣的程序,不斷地在這輩子裡重覆。

半年沒禪坐,沒修心,沒運動,沒爬山,沒老老實實看完一本書,身體與心靈像小貓玩線團,亂得不知如何打理。而這期間,五位親友結婚,三位朋友的父母去世,以及兩位朋友的忌日。到醫院體檢,卻檢查出十二指腸潰瘍和胃食道逆流已半年之久。

生命該浪費在美好的事上,而每個人的美好,卻大有不同。而此時的美好,到下一刻可能是痛苦,經常如此。

星期二被Jack說「你命很好啦」,突然發覺,不知足地在無止盡的物質生活上追尋,永遠也不滿足的不只是數量,品質也是,還有致命傷-「知識」。

這提醒我,放下閒事,放下多餘的雜事,該做正事了。

[心情日記] 引用(0)

引用

本文的引用網址:
http://jessypub.bluecircus.net/spamfw.php?tb_id=6988

迴響

拉拉
我努力地想妳是誰,直到看見「彌伴仁波切」。這些日子,大家都努力著呢。

夢中所現多是日中所思,或許不是意識層次的思索,白天睹物思人這種一閃而逝的聯想,都是會被好好存檔的,雖然只有那麼一瞬,而那一瞬,如同夢境般,在眼裡看見下一幅影像前,大概就被後來的視覺訊息淹沒在大腦裡。而那樣產生聯想的事物,又是什麼樣的物品呢?也有可能不是物品,或許是一個地點,一個名字,一個想法或一連串的敘述。這串起一縷記憶珠串的結,

在生活的路上,雖不明說,大家都努力地修練著自己。很高興妳能找到這裡,也祝妳一切安好

jessypub 發表於 January 9, 2007 8:07 PM

雨娃
這輩子大概是塵緣未了,沒那麼容易出家的啦,況且幾天前去寺廟掛單看到7-11式24小時待命且一輩子無假可休的僧尼,早上四點多起床,勞動唸書打坐,對我來說,這真是太辛苦了點

倒是你,還是那麼的瘦,哈...

jessypub 發表於 January 9, 2007 7:55 PM

iris
不好意思,我都會固定消失一陣子(大概都是在瘋某些東西),以致於沒看到好多人的留言。前一陣子是玩攝影和瘋Flickr,現在停了下來,才看見眼前的景物,還有朋友們的留言....真是抱歉~~

回頭想想,我選的文學書籍並沒有太大不同,村上春樹,卡爾維諾和香水等排行榜上的文學。近三年,沒看什麼文學作品了。或許文字是有部份和思考方式相關的。

在只讀過擊壤歌的高中年代,寫的情書就被對方說很好讀,像口語一樣,可是那真的是口語,幾乎是錄音般的寫下來,忘了是想模仿誰,但每一個年代都真有個對象可模仿。大學畢業時,讀村上春樹,後來讀日本小說,都模仿著,用模仿語句來揣摩並接近作者的心態和心靈的結構。不自覺十年過去,二十年過去,外在閱讀的文體是其一,主要還是思考,思考會reform你的文體,並把它導到適合該思考的表現方式上去,而我偏好仔細的鑽入一個看來完好想法的細縫中,尋跡去追尋這底下的結構,探究到了解其結構時,再尋隙鑽到下一層,直到疲倦。

一般來說,這種思考並不全面,而僅是探索其結構後並迅速下探。每一個人的思考方式很不相同,這是從小習慣的方式,以致於不假思索就會這麼做,在每一個地方的探索動作也挺悠遊有自信(造就自以為爽快的心靈之旅,其實只是流口水式的妄想)也讓我很困擾為何一件簡單的事,總要惹到煩心不已,疲憊不已才罷手。這會是精神病症的入口,如果控制不當的話,所以有時刻意不寫,一寫又自尋煩惱。

成年後,接觸日本文學和法國文學是多了些,但最重要的是詩經、老子、古詩十九首、唐詩宋詞等經典在我初讀外國文學前,無意間已讀了一些,這似乎還挺有用處的,雖然很難辨別。

找到自己思考的方式,可能比找到書的種類還要重要些。木造斜頂屋與鋼構大厦結構的不同產生相異的空間與感受,不必考慮就這麼寫下去,「順勢而為」,在筆下認識自己,再稍作修辭即可。

有時筆下的自己似乎不甚討喜,不要緊,那是過程,只要能在這過程中,讓自己更透明更真誠,慢慢的,無論文字如何,讀者能直接感受到妳的心時,到那時,表達方式己不重要,因為它已成為妳自在表現的肢體,沒有任何障礙。

妳已有了善感的心,讓它沈靜下來,把行程忘掉,對人對物都不再急燥,讓心慢慢的放空。大量閱讀有益,唯有不急切,才能體會。

若真要建議,中國古典文學和日本文學,和我們的語言表述較為接近,也較好入手。若能把一樣簡單的事物看出趣味來,接下來任何事物都會是有趣的。

^^

jessypub 發表於 January 9, 2007 7:42 PM

昨天晚上正在閱讀Eco的傅科擺的時候,突然感覺到房間上方有光,這種瞬間的光感,使我從書中聖殿騎士的荒唐故事中抽離。

我抬起頭來,看看是怎麼一回事,只見虛空中,只有天花板的白。我閉上眼睛,在視覺暫留的冥想中,隱約浮現出紫色的大衛之星。

過了一夜我回想起來,若推衍eco筆下非其所是也非其所非的邏輯線索,製造這個幻覺的我早已預設好的陽謀。白天看過的大衛魔術VCD、上禮拜雷利史考特王者天下中的十字軍東征、克勞力塔羅背面的二十二瓣玫瑰十字架與卡巴拉的色飛羅,以及前幾天收到的一封賀年信,跟我的名字是紅,布拉克的初戀情人寫的信,種種近日印象,通通像從洗衣機剛抽出來,揪攪的上衣袖子和長褲下擺、這雙的左腳與那雙的右腳,旋轉後的打結,克林姆畫中相擁的戀人,衣料顏色的幾何,但意識卻還停留在爲曼荼羅彩繪顏色的那一秒,寬達尼尼在靜坐中也旋轉,只有那麼一小刻,不由自主的自我拋離。

很有趣。更有趣的事情來了。清晨六點,我夢見你。

還有你的朋友G跟M,恕我詮釋成這個版本,總之,你我在一個背對著背的場合相遇,空間中彌漫著霧氣。夢中後來出現物件,從海邊撿回來的貝殼,每個貝殼都有獨特的形狀,我私底下以為,懺悔帶著一絲驕傲,其中一個貝殼最美麗,離開的時候,我並沒有帶走這枚貝殼。屋前的一棟建築物,蓋得像大型的航艦,從它的窗口望進去,一場大型的搖滾演唱會如火如荼的展開,主唱正嘶吼,觀眾尖叫眾聲嘩然。我在階梯往上走,走到一家玩具店,一個導演正在拍攝玩具廣告,組合機器,導演讓攝影師把鏡頭定在地面的軌道上,影片的初胚播放後,導演的作品玩具主人搖頭說看不懂。

醒來當時,我回想這個夢,意識還在夢中,還沒有完成的夢,也沒有聽到導演對主人的意見有什麼回應。但是身體開始運作,工作的壓力催促,夢境的印象慢慢褪去,我所詮釋的這個版本,只隔了幾個小時,但我懷疑的是,這個版本又經過多少改造了。

我上網,在孤狗裡面打入一串字元,浮出水面的字元,你的名字,很幸運的,找到一個部落格閱讀。隔了三層玻璃,沉靜的觀音造像沉靜,這,是我所認識的人嗎,我也不是很確定了。一切似乎與我無關,陌生熟悉,熟悉陌生,在魔戒的年代朝魔窟奔馳的車廂中,往事如螺旋般轉上來又轉下去,倒吊人既倒吊又出生,眾星在夜空閃爍。有一顆明星是你,戲耍著魔法,然後再進入月亮的殿堂,一隻狗守護著殿堂內的寶藏。別太期待世界末日的來臨,別太期待救贖的來臨,我對我說,放下,彌伴仁波切,放下,卓瑪,放下,魔術師,放下,夢境,放下,魔戒,放下。

放下之後,是空嗎?閱讀的時侯提起來,書寫的時候提起來,放下的過去,提起來的現在,那一刻,心中浮現媽媽的身影,第一個女人,爸爸的身影,第一個男人。過去的我,是不願意接受我的我,我欺騙了我,說服了我,我出現了,我離開了,離開出現,出現離開之間,這中間是空嗎?

很久未曾寫信,這場夢,浮出來一個名字,聖杯的名字,以這個名字,舉杯歡慶年來,你的生日,在光中,啜飲知識的瓊漿玉液,在時間的河流中輪轉,回顧,前瞻,在你我交會處微笑揮手,出現,離開,永恆的存在。

我的祝福。

由 拉拉 發表於 January 9, 2007 1:52 PM

沒得到回應
所以在最近文章中再po一次
jessy,(請容我如此稱呼):
廻響太多
讓我有些錯亂
對於你(妳)活在當下的時光
用文字所賦予的細膩及刻劃
很是動容
也許這樣的功力來自天生
抑或和你大量的閱讀有關
anyway
很震憾的敲擊著內心
所以
更好奇你所選擇的書籍
可否交流及推薦

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
經由你的傳頌
也令我久未動容的心
有了溫度
不再只是三字箴言來結束一段影音欣賞

太過綴言請見諒
生命中有狂熱的喜好是幸福的
被你擁有的相機亦是
祝 好

由 iris 發表於 October 27, 2006 6:29 PM

你出家算了啦你 = =b

(不過今天看你比以前多肉了)

雨蛙 發表於 July 8, 2006 6:37 PM

喔 他都沒有說我命很好 XD 不過沒有說不好就很好了

由 siegfy 發表於 March 23, 2006 6:06 PM

發表迴響




記住我的資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