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ovember 8, 2004

陽明山縱走

本來是隨便說說而已,想不到居然是可能的。

要談這個,必須先回到星期四晚上。因為愛妻(車)進廠,坐902路公車到士東路口吃完米粉湯加豆皮(美味極了!),準備搭220回天母家中,卻等了好久都等不到公車,突發其想--其實離家裡不遠,反正晚上挺涼快的,就走回家吧。就這麼輕描淡寫地邊走邊逛,看看商店櫥窗不知不覺回到家裡,算一算,三公里,不多不少,正好是在部隊裡每天早上跑的三千公尺。七年前那時拼了命只跑進二十一分,沒辨法,指揮部幕僚軍官只要能跑進25分就可以放假,不像一般士官兵要求這麼嚴格。七年來,肌肉大抵是只要是練出來的都萎縮,不該逞強的肚子也冒出來和X部位爭奪「最高」(躺著時)的冠軍寶座。




最佳狀況是一年半前,能夠徒手自家裡跑到天母運動公園,繞場二圈,大約2500公尺。接著就氣喘得像是20年福特天王星該有的聲音,九十歲爺爺爬山的速度走回家裡,從此不敢再跑步。而我走路的最高紀錄通常不予以採納,因為懶惰,以及膝蓋和腳跟都曾受傷,平常走個100公尺就想坐下來休息。

三公里的逛街,花不到一個小時。這讓我有了信心,準備挑戰更高難度的專業級--職業走路人(雖然我五年換了五家公司,但還是業餘級的)。碰到朋友就海口一誇,我要從家裡走到金山。換來了驚訝聲和讚歎,讓除役好久的虛榮心左右翻滾爽了一陣子。到了星期六晚,還在猶豫是不是真的要走,心裡不斷為自己打折,想走到陽明山就折回來,下次再走到金山。

在連續七天的睡眠不足後,星期日上午少睡兩小時就起床準備,心裡盤算著走多少算多少的念頭,十點時迎向第一個挑戰--天母水管路的1400階石梯。才走到水管路頂已經上氣不接下氣地想滾下山回家裡補眠,天啊!我的志氣才這麼一點點,這可是我姨丈每天走的1/3而已(他的習慣很好,每天清晨走天母古道一圈)。在讓像高速過彎拉手剎車甩尾的拉法葉(沒坐過真的法拉利)引擎一樣快速運轉的心臟休息一會兒,並喝下兩杯青草茶再和老闆閒聊一陣後,迅速地恢復了八成功力。

接下來在樹蔭下的天母古道就像是漫步在冬夜的東區--空氣清涼且隨時提防獼猴搔擾(加州健身的推銷員實在有點煩人)。愜意的一段路程後,小爬坡轉上陽明天主堂,結果,一轉彎就迷路了!還好帶了救命包--裡面有戶外生活出版的《大台北都會百科全圖》,還有晨星出版的《北台灣旅遊指南》,每一本都有如一台筆記型電腦的重量。必須找個地方坐下來查查地圖,順便吃個午飯。「煙囱」咖啡此時正好在眼前出現,立刻鑽進去和可愛的妹妹要了個戶外的位子。沒想到,煙囱這麼美,可以眺望紗帽山和山谷,一眼望去全是綠色怡人的景色,呵!今天運氣真好呀,於是很節制的只拍了五十張相片。在用完綠茶和巧克力厚片土司後繼續長征。走到半路才發現,呃!要怎麼走~~我壓根忘記要查地圖的事!繼續迷路直到問了三位路人,找到陽金公路後,才知道,原來陽明天主堂出來後要左轉就到,我右轉直直走到文化大學裡面去找了親切可愛的同學們問路(去~)。



坐在候車站的長椅上,找著路線圖,因為堅持「有古道走古道,沒古道走步道,沒步道又沒農道時才走公路」的原則,我找著那早已消失,或者是被公路取代了的步道。結果,按著路上一位阿媽的建議,我走進了一條小徑,坡陡三十幾度,是農家的小路,愈走愈不對勁,怎麼草愈多,路愈小,全都是土階,沒有石階!橫在眼前的是被大雨衝斷的路面和三棵大樹,路,沒有了,回頭看看這小小不到一個腳掌大小的土階,又這麼陡,要下山是用滑或滾的比較快,反正用走的也絕對會滑倒。可是我爬了二十分鐘了耶!心想,反正昨晚買了類似軍用的登山服,是一定要試試它在荒野山地的特殊功能(耐刮耐磨),硬著頭皮爬過三棵樹,鑽進草叢裡,每上一步就抓一把雜草當縄索,繼續向上爬,好幾次整把扯了下來,急忙唸著阿彌陀佛,我不是故意要殺你們,又輕輕放到土上,說著你們自己會長根吧,那就用力向下長就可以活命,不要長錯方向喔!在及腰的鬼針草叢裡掙扎了近十分鐘,終於聽到摩托車聲,嘿!阿媽說的是真的,果真有路,我從路旁的護欄後翻到路面上,看看回時路,這簡直是懸崖嘛。這時心裡只想著一件事--我要買登山鞋。腳上的NIKE步鞋己經折磨的不成樣,而且碰上鬆軟的泥土幾乎沒有什麼抓地力,害我差一點像downhill的登山車一樣俯衝下山。

光這段路就耗了我近半小時,看看時間已經下午一點了,不快點不行。接著在柏油路面上我,又迷路了,走進某戶約三千坪的豪宅裡,問施工的工人要怎麼走,他熱心的為我指點迷津後,我開心的上路。走到菁山路101巷口時,才發現,我繞了一圈!剛剛已經快到101巷的中段,問了路卻走回頭路(天啊!)

在完成天母古道後,接下來的是絹絲古道,絹絲古道的入口在菁山路101巷中間,也就是菁山小鎮旁。絹絲古道,聽起來就很溫柔,應該沒有我最痛恨的階梯吧!果然,一路都是平地,只有幾道階梯,我健步如飛的不到半小時就上了擎天崗。擎天崗上的牛可真多,喔,不,是人。當初的牛群如今變成人群,牛都去喝下午茶了吧。在草地上用過點心,拍了些照片,看一群爸媽玩著「把小朋友滾下山」的遊戲,看情侶你儂我儂的粘在一起(走路跑步都粘這麼緊,肯定是3M的),看著霧來霧散。休息一會後,走向這次最大的挑戰--魚路古道。在金巴里大道城門口留念,望著山下,唷,怎麼看不到底呀,這倒底又是幾度的陡坡呀。看著走上來的每一個人都臉色凝重地緊閉著嘴不說話,還好我走對方向,不是從頂八煙爬上來,光這一小段落差就大概有二百公尺,要是真要我爬,我會想滾回去。

魚路古道就是以前金山挑夫連夜挑著新鮮的魚到士林賣的古道,從天母古道到絹絲,一直到魚路古道,他們走這一條路前往士林或大稻埕。今天的人腳力,可能不到他們的一半吧!那時還得挑著兩擔魚在深夜的樹林裡趕路,越過標高760公尺的擎天崗,沿路陡坡不斷,一個晚上要從金山到士林?這會不會太扯了一點。不管扯不扯,走走看就知道。

剛走下魚路古道時就是一段高落差的石階,這段有一百二十階左右,古名「百二嵌」,每一階都比平日的階梯要高,且階面很狹窄難走。路上遇到每位走上來的人都默不作聲,緩緩的移動腳步,電影裡的慢動作都是快拍慢放,不是真的,這些人才真叫是名符其實的慢動作。後來才知道,金包里大路的上坡集中在幾個地方,每個坡都陡,還有的是在幽暗的林子裡,那石階上滿滿的青苔,上下坡都得小心翼翼,總統副總統都在那裡跌過,我只得不時提醒自己「Watch your step」,卻沒想到留意腳下時,頭卻直直撞上一根橫倒的樹幹,正好160公分高,只得邊笑邊高聲提醒自己「Watch your head」。還好後面沒人跟來一起笑。

走下陡坡,到了平地後,精神來了,一股作氣邁開腳步,走了好長一段。魚路古道沿線都有清楚的指示牌和景點介紹,還有示範性的石屋。因為火山地形,此地盛產安山岩,有數座採石場,古時以石板造路,石條造橋,剩餘的石塊造屋,這正是我理想中的房子。在示範石屋前端望了好久,看著石切的裁切面,填補縫隙的灰泥,橫樑的木頭和茅草屋頂,心裡想將來家裡也要蓋一座這麼樣的石屋乘涼喝下午茶。

本來預計五點要是到了終點頂八煙就不再往下走,沒想到四點不到就到了,算一算,加上照相休息吃點心和打坐(在石室裡)的時間,魚路古道只花一小時四十分就走完,而且不會累,除了下山的速度快一些外,邊走邊照一行禪師在《觀照的奇蹟》裡教的專注在當下的功夫發揮了效用,還有兩個技巧:一是如跑馬拉松的選手不以口呼吸,一次也不行,必須都以鼻子呼吸,否則嘴巴會覺得異常乾渴;另一是走路時上身挺直以腹式呼吸,每兩步輕吸一次再每兩步輕呼一次的方式持續著,盡量和緩的呼吸,心跳再快,呼吸聲也不能大到讓自己聽見(這也是一行禪師教導的行走坐臥呼吸法)。保持專注與規律性,注意著每一個踏步,只觀想著自己的動作和行走,腦子裡不要想著等一下要做的事,或是明天上班要交的report,若有朋友同行也不要邊走邊交談,等休息時再專心的交談。



到了頂八煙後,這時已經走了十多公里,開始覺得腳跟有些微微痠痛,右膝韌帶似乎有異樣。這讓我脫下步鞋在涼亭裡的長椅上盤起腿來按摩,並且專心的呼吸,大約五分鐘後,已不感覺有疼痛。聽著登山客說往台北的公車一小時才一班,我想還有時間,我再往金山走,走到上回吃蕃薯湯的地方,吃上一碗熱騰騰的熱湯和野菜再回台北。想到有野菜可吃,精神一振,沿路像UNKLE在MTV裡的表現一樣--喃喃自語快步走著,不同的是他一直被車撞,撞完又輾,輾完站起來繼續走。我可沒那能奈一直被撞,只好很靠邊的走在水溝邊緣和草地上,儘量不走上柏油路。要知道,週末的陽金公路是賽車場,是頭文字D的實習場,一輛輛跑車和重型摩托車呼嘯而過,是引擎的轉速賽也是技巧的磨練時刻,幾乎每輛都以高速過彎,輕輕一碰都可以讓我飛到水溝裡,讓清澈的山泉飄我到金山。

在同一家店吃過熱呼呼的蕃薯湯和野菜後,向老闆娘問了現在農家販賣蕃薯和芋頭的價格,她稱不知,不過大約是十元一斤,她以十五元購入。看一下她賣的那一顆也有好幾斤,一天賣二三十顆就可賺一千以上。嗯,或許以後可以考慮種這些非葉菜類的,而且蕃薯葉還可以賣錢呢!(好好吃好好吃~)

正要搭車時順便問老闆娘,附近有沒有農家和地要賣,她指了個方向,不遠處有一個三千坪的地要賣,但貼了好久,可能有出過事(旁邊的人說那是鬼屋),所以賣不掉。我答謝後想想時間還不晚(才五點不到),而且體力恢復的差不多,索性走下去看看。沿路看到一間標為「自用農舍」的住宅在興建(現在只要是「農」或「田」,我都有興趣一看),可是看起來很像高三層樓的校舍,真的是自用嗎?和一位在裡面工作的阿姨聊起來,才知道是要做溫泉會館用的,因為上面一點是國家公園,不能蓋,只好到這裡來蓋。我喔了一聲,嗯!瞭解了,原來是違章,但我對它對岸的幾間農舍開始有留意,那個地點不錯,挺安靜,但沒有風(無法建小型風力發電機),河裡的水有琉磺,只能接山泉來灌溉。

在走了兩公里後,看到了老闆娘說的兇地,看了看,嗯!太大而且真的是被一人多高的雜草淹沒,索性不理會,反正在大路旁邊的地或房子我不感興趣。走著走著,時間也到五點半,天色已暗,差不多是回頭的時候,就坐在路邊,盤起腿來打坐兼按摩和調氣,等著那一班一小時的公車。六點十分,皇家客運的車到了,問了之後才知道回士林要一百元(!),好吧,反正我不是妹妹,就算攔車也沒人肯理會,頂多加速逃逸,或惡意衝撞,只好認囉。

剩約三公里就到金山鎮中心,幾乎是達到目的,本來還想走上金山旁的小山,到那位長輩住的基督教平安園去探望他,但太晚出發,還是下次吧。回來後和長年在陽明山區健行的姨丈說今天的路程,他說下次一起去連走大屯山主峰、西峰和南峰吧!我看了看地圖,不得了,都是標高九百一千的,而且坡更陡,全都是上上下下的階梯(我的罩門),我含糊的應允,我還是先完成自己的目標,接下來階梯功練好,再去參加他們那種更高一階的尊貴級「路走」。

附圖中藍色路徑是今天的路線,路徑上的紅色小點是古道的起迄點,旁邊藍色小點是紅點的標高。該圖由PaPaGo提供,請大家認清正字標記到萊爾富購買,一套才198,很便宜也挺好用的。






由 jessypub 發表於 2:14 AM | 迴響 (5)

November 3, 2004

歌德聚會照片上線囉

2004.10.31在VGBD辦的歌德聚會照片上線囉!

相簿一 (by Carol)

相簿二 (by jessypub) 若連結太慢可至另一相簿

期待camera man拍的video~~

由 jessypub 發表於 2:20 AM | 迴響 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