July 31, 2005

火星語再度成流行

  

繼7/29半日內TVBS新聞十二篇錯字的「Yahoo新聞錯別字」後,隔天7/30中時電子報<生活新聞版>立刻出現兩篇火星文回應。

中時電子報常發火星文讓火星人一解思鄉之愁,過去一整年曾看過四五回。「去吧!錯誤特攻隊」在三月份也看到一篇--「地球是很危險的」。

看來火星人思鄉之情,溢於言表,一定得寫下來廣告周知才得以稍慰無法返鄉的痛楚。
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050730/19/24fvx.html
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050730/19/24eef.html

    

由 jessypub 發表於 4:11 PM | 迴響 (3)

July 30, 2005

Yahoo新聞錯別字

半年多前,和朋友上陽明山健行幾回,發現道路景點的指示及標示諸多錯誤,過不了多久,新聞媒體上刊登了一篇陽明山步道里程數錯得離譜的標示後,心想往後上山若能隨手拍下來留念,督促相關單位更正,也是小市民協助維護市容的方法之一。但這念頭一閃而逝,並未付諸實行。

不到一個月,即因Phyllis的「旁觀他人之錯別字」,而看到精采的「去吧!錯誤特攻隊」以及「荒謬大觀」,實在大快人心。

平日工作、通勤佔了多數時間,並忙著玩各種興趣嗜好,加上近來實在不想開電視,己有許久未收看電視新聞。近幾年也只看Yahoo奇摩新聞聯合新聞網(因為國內外財經產業新聞篇幅不少),卻也發現一個有趣現象:就個人兩年來累積的印象,Yahoo奇摩新聞網內收集的TVBS新聞中廣新聞網,是錯別字最多的前兩個新聞提供單位。

我有興趣的是,哪個單位要對如此頻繁的錯別字負責任呢?在Yahoo奇摩新聞的「合作媒體」列表裡有:TVBS新聞 、中時電子報、中央社、聯合新聞網、中廣新聞網、民視、中央日報、大成報、台灣日報、路透社、麗台運動報、東森新聞報等十二家媒體。唯獨TVBS新聞錯別字特多,多到無法忽視。我每日閱讀的TVBS新聞數量不多,令人驚訝的是,總是能在當中找到錯別字。昨日(7/29)深夜又見著兩篇,實在忍不住,想看看晚間新聞當中有幾篇有錯別字。

一找居然被我找到十二篇,因個人國文造詣真的實在不太好,僅是略讀這些新聞,在阻塞停頓處查看是否為錯別字,若是文法造句上的錯誤均先跳過,並未一一細讀。

以下按時間順序排列(照片為該新聞網頁的Screen capture,已把錯別字圈出來),均是2005年7月29日同一天的午間至晚間的新聞,均為TVBS提供給Yahoo新聞使用:

  13:12  〈獨家〉未綁安全帶 女嬰飛出車外落河

     開車失控「撞倒橋」,這是傳說中的四輪巨獸嗎?最後五個字,
     「....檢方被起訴」,真的現在就要起訴檢方嗎?先找女兒要緊吧!

  13:12  又見黑心貨! 染色豌豆仁遇水褪色
     「褪色」?「退色」?這兩字的注音並不相同耶。

  16:15  同場祝賀 馬英九、蘇貞昌前後到
     這個就嚴重了,總統公子只有一個,「陳致中」並沒有雙生兄弟
     叫「陳致忠」,也沒有巧到都已經在喜來登辨過婚禮。
     (注音輸入法再記一筆)

  16:20  永和惡夜槍響 男子浴血倒路旁
     「中」、「重」又是注音輸入法的同音之誤。

  17:02  全身髒兮兮 泥巴浴美容又消暑
     「泥攤」「泥灘」,選字時一個是第二順位,一個是第三,
     應該是選太快了。(還是注音輸入法)

  17:39  超驚人! 印度男子一次背百組字彙
     「一字不露」是否等同於「無字天書」?「露」、「漏」
     (怎麼還是注音輸入法)

  19:02  〈獨家〉不是跛腳總統!扁親操盤拼縣市長
     「&u22531;」火星語真的好難懂~~過了這麼多年,各個媒體還沒
     有比較好的解決方式嗎?到如今,仍然是一串亂碼,唉~

  19:42  「蘋果」擬漲價 報業震撼彈
     「察」、「查」以及「藥」、「要」,唉,還是一樣,別提了。

  19:44  久違了!繁體字 台灣書籍登陸參展
     這有趣,「就有穿著『性晚裝』『的』女藝術家『的』彈鋼琴表
     演」。如果有人在事後能看一遍,就不會缺漏字,但造句能力,
     那是另一回事了。

  19:52  聲押駁回! 徐維嶽自嘲:臉上三條線
     是「烏鴉」,不是「烏鴨」,這不能混用的呀!

  20:53  市府拆違建 百年古蹟險被怪手摧
     「告」、「靠」,ㄍㄎ不分。這是回頭看一遍文章,
     就能看得出來的錯誤,不會連一校都沒有吧!?

  22:32  橡皮艇溜冰梯 寸步難行
     「留」滑梯、「專」著厚厚的雪衣、「劉老老」逛大觀園....
     一個注音別字,一個ㄓㄔ不分,最後一個似乎和「劉姥姥」通用?

嗯~前後不到十個小時的新聞,有十二篇有錯別字,這數量著實不少。

如果在刊登前能有同仁互相協助校對,應該可以減少一些錯別字的出現,尤其是注音輸入法的同音字。若是像我用倉頡輸入法,常出現的錯別字與使用注音輸入法,幾乎是沒有交集,其實是很快可以看出一些錯誤,互相校文一下用不了幾分鐘的。

各位媒體同仁,請多多加油囉!

由 jessypub 發表於 3:03 AM | 迴響 (8)

July 28, 2005

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
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們似乎己不再問「一本小說能感動多少人,一部電影能影響人多久」。不管文藝青年或是在流行風潮裡,上電影院或是找尋DVD,除了享受短暫的聲光刺激外,心底也多少在尋覓一段能深深憾動內心的情節,能把情緒撫得服服貼貼的故事。

有多久的時間了,在走出電影院時不是淊淊不絕地從片頭評論到片尾,要不就丟下每天有上百萬人誦持的三字真言--「很好看」或「很難看」。久久不能平息的情緒大概只有年少時候品嚐「第一部電影、第一次約會、第一次出國」等等,青春稚嫩的心頭尚未塞入過量且品味過重的訊息以前才會有吧,現在呢,久久不能平息的除了對週遭環境的抱怨、憤恨外,可能只剩失戀而己了。

「小小攝影師的異想世界」(Born Into Brothels: Calcutta’s Red Light Kids)是今年台北電影節,我唯一前往觀賞的電影。或許無論如何,我都會上電影院去看這部片,畢竟在心境上的連結力道,實在是太強了,錯過了第一次機緣,第二次第三次機會也會一個個地靠過來,最終再頑強的抵抗,還是會在某一次機緣中與它相見。心境相同,是很重要的印記。

好友有一天在MSN上邊聊邊說想看影展,只看一場,場次是在上班時間。我們是從八九年前就開始在各個影展戲院外,頻頻碰面說哈囉你看哪一場的好朋友。工作後,也五年沒跑影展,翹班看電影這種享受我是從沒有過,打心底壓根沒這種消費性念頭。但是正好遇到工作暨情緒低潮,心裡的念頭只有一個--「一.定.要.請.一.天.假」,在念頭來了兩小時內,MSN裡傳來了訊息,對瘋攝影正火熱才兩個月的我,看到照相機三個字,嘴巴自己會掉下來,錢自己會掉出口袋,提款卡會夾在提款機裡出不來,所以才說三十台相機都是自己列隊步行來拜訪的,一點也沒強迫哦。「我也要去!」,在MSN上我嚷著要跟,是的,就是明天,請假休息暨看電影!

在進電影院前,只依稀知道這是部有關照相機的電影。真的,那時我眼裡只有相機,那天我帶了七台相機在身上,有三十年的古董拍立得,還有七十年的古董蛇腹相機。

看完後,差點掩面嚎泣逃出戲院,沿路撞倒人還忘了說抱歉。幸好沒失態,還能鎮定地在戲院外拍兩小時的照片。這個波濤洶湧的浪潮雖然沒使我情緒潰堤,卻是緩緩地作用在更大的面向上--人生的目標。雖然還沒使自己在現實世界起物理變化,內心的化學作用己使這艘大船轉了向,卻很難不發覺。

我想,影片如何,等大家都看過後再來聊聊囉,先看評論再看電影的確會有預期心理,對觀影多少有影響。還是先提一些簡介就好~~

這是部紀錄片,女攝影師澤娜布里斯基(Zana Briski)從紐約前往印度加爾各答,在紅燈區旁待了數年,在一個髒亂貧苦,堆滿都市罪惡的禁地,慢慢從日常生活當中的接觸,緩慢地取得當地人的信任,才開始拍攝他們的身影。紅燈區一群孩子們,新鮮好奇地跟著外國人澤娜,看她拍照,看她細心檢視底片,看她為她的萊卡RF(RangeFinder)相機裝上底片,閃光燈在咔嚓聲中錯落地閃耀著。她發現,相機對當地小朋友是稀有珍品,他們渴望也能拍照,澤娜也發現,小孩子的視野和她非常不同,除了文化和環境的差異外,兒童單純而真摯的眼光,不是成年人能擁有的。

但是,這個龐大的紅燈區似乎與外界隔絕著,妓女、毒蟲、惡病、貧苦,充斥著髒亂與混亂,當媽媽和阿姨在床上為全家生計工作時,小孩子就到頂樓上玩耍,爸爸幫傭跑腿販毒,要不就在吸毒喝酒打女人,小孩有時也幫嫖客跑腿買煙酒賺小費,其他時間就蹲在角落冷眼看著這慾望橫流,地球上最像地獄的地區。就這麼一代傳一代,小孩子們的命運,大都會像他們的爸爸媽媽阿姨們一樣,吸毒娼妓低著頭隱忍著過一輩子,幾乎沒有逃脫的機會。

那,何妨不讓他們開始拍照?當這個念頭從心中生起,她立即自國外收集十多台傻瓜相機,各種品牌都有,而且是最簡單的定焦相機,沒有可以伸縮(zoom)的鏡頭,提供給孩子們拍照。除了定焦較不易壞這個理由外,定焦相機還有兩個優點:一是鏡頭品質和鏡片表現能力較變焦者佳,二是由攝影者移動腳步取景,比使用變焦鏡來構圖,更省卻在工具複雜程度與仰賴變焦能力等多種干擾與依賴的關係,從工具的簡便裡取得創作的自由度。

每隔一段時間,澤娜為這幾位孩子上課,並發下兩捲底片讓他們拍照,兩週後交回讓澤娜帶去沖洗,底片洗好後,先一一討論並教導孩子如何拍照會有不一樣的效果,在紅燈區裡炎熱沒有冷氣的小閣樓裡,澤娜住在這裡四年,也把這充當教室指導這群小朋友拍照。童稚臉上的笑容,因攝影而更燦爛,小孩子的笑容,是當世上一切都令人失望灰心時,唯一能讓人忘卻悲傷和痛苦的來源。

是希望?是教育?是鼓舞?是撫育?她想要請人幫她紀錄下這群小孩子們的成長,於是她邀請專業攝影師羅斯考夫曼(Ross Kauffman)自紐約來協助拍攝紀錄片。原先並無意願前去這和紐約有天壤之別的地球另一面,羅斯考夫曼才看了澤娜拍攝的影帶的前十分鐘,就立即決定前去協助。澤娜面臨從沒受過教育的孩子們即將從娼或自甘墮落,一個個的消聲匿跡,為了能幫助他們,她開始行動。

這是紀錄片的緣起,往後的故事在影片中。

後記:一群小朋友在絕望的貧窮生活中,因緣和合,與攝影師相遇,被激發出的藝術天份,讓他們的作品正在巡迴全世界展出,也讓世界記者協會特例發函邀請年僅十一歲的小小攝影師,前往阿姆斯特丹參加年會。這些才初臨世十年的小孩,對人生毫無希望的未來,天天都在眼前上映,十數年後,她們將重播母親所遭臨的苦痛和悲傷,當她們早已看到這一切,知道未來必將悲苦時,純真的臉龐染上憂愁,未來數十年,該如何面對。

看完影片當天和朋友談到,不知什麼時候能上台灣院線,雖然己經知道會在秋季發行DVD,但還想在大銀幕上再看一回。電影在影展才剛放完一星期後,即收到友人告知台灣會上映,沒想到,居然這麼快。就在這星期六,春暉院線即將上映,喜愛攝影和印度的朋友,對這部片可能會有興趣。

再一次看著他們拍的照片,我不禁想說:真的拍得太棒了,那裡面有好多的感情和故事,就像澤娜所說的:「你沒辨法想像一張照片能夠表達那麼的多,那麼的豐富」。能感動人的藝術,並不需要說太多話來形容。以下六張為不同小朋友的作品。

  

  

  

以下有幾個不錯的連結:
[中文] 電影快報

[中文] Yahoo電影預告
有「觀賞本片預告」的連結,可以看一段預告短片

[英文] 官方網站 (ThinkFilm Company)

[英文] 澤娜為這群小孩子而籌設的組織 Kids-With-Camera
點進去後畫面左方會播放一小段Video,還有好聽的印度歌曲(應該是吧~)

由 jessypub 發表於 1:09 AM | 迴響 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