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ctober 3, 2005

東京散步(二)

原本要去嚮往已久的沖縄,聽說喜納昌吉平安隆還在那兒演唱,而且是上條淳士絕美的迷人名作《SEX》故事背景所在,還有《關於莉莉周的一切》莫名其妙搞到一趟怪異的沖縄之旅,在日本電影漫畫動畫裡,有太多故事發生在那屬於度假的南國島嶼,白淨的沙灘,百聽不厭的沖縄民謠,風味獨特的民俗藝品,光憑想像就讓人受不了。如果「想像力」是一種腦漿,早已壓力過高,由兩耳鼻孔爆漿而出。這一切卻因朋友一句話而成泡影。

「去沖縄幹嘛? 東京比較好玩啦~」

幻想破滅的速度非常快,快到不足以用「一瞬間」「剎那」來形容。但破滅之後的餘韻,可以讓人消沈好一會兒,直到氣洩光。在勉強答應之後,才開始想,東京,有什麼好玩的?

三顆種子成就一切,由近而遠,由急而緩。

首先,第一顆種子是這回行程的重心--侯孝賢拍攝的「珈琲時光」,這部為紀念小津安二郎百年誕辰記念,由一青窈和淺野忠信主演,全片沿著東京人的生活重心--電車,在東京市內緩緩的移動,如同片子的調性,如同你我平凡的一切,那「生命律動過於平靜,幾乎快要止息時,感受到微細的每一心念它浮上潛下的波動,都能知曉」。走訪片中幾個場景,細細體會當地人白天夜晚不同的步調,和緩的走著,和緩的呼吸。時間距離愈近,種子愈乾淨,衝動也愈強勁。

第二顆種子是五月時在札幌市紀伊國屋書局看到不少可供獨身旅遊/散步的情報誌,如「散步の達人」「自遊人 (じゆうじん)」「一個人(いっこじん)」「東京人」等,也有生活攝影集「カメラ日和」。清麗典雅的街景,朦朧的散景(Bokeh)和極緻細膩的和式單純構圖,簡潔平凡的美,看似沒有任何引誘意圖,靜靜地等你造訪。

第三顆種子遠了些,那些數不完的日劇、電影、小說、音樂、動畫和漫畫,東京的光線和味道,一個個因為過度混合而顯得模糊不清,沒有特殊的圖騰和氣氛供人確認「這就是東京」。或許是時間久了吧,這些記憶距今都有五年以上,說遠不遠,它還在怨這影像該從記憶裡抹去,還是找機會實現。真的是太多太多了,這回紊亂的印象彌補想像力的不足,但也徹底地提供衝動以外,真該去東京確認某些事物的決心。


三顆種子成就一切。


好,那就去東京吧!

由 jessypub 發表於 7:05 PM | 迴響 (3)

October 2, 2005

東京散步(一)

每當有人問,為什麼會去東京?這是個好問題。

從小到大,沒有想過要去東京。

東京HMV及巷弄內藏有許多音樂逸品,但恰好己停止收集CD;澀谷竹下通有許多令人心動的流行商品,卻也剛好對流行反應最遲鈍;雜亂的新宿什麼都買得到,從便宜的相機到塗粉的人類,各各種類繁多,是個以掏光遊客口袋為職志發展的新都心、慾望的巴別塔;原宿是少女天堂、痴漢樂園,好幾棟109百貨裡的電扶梯,是歌頌少女美腿的聖地;秋葉原則是要命的御宅地獄,早十年來鐵定會發瘋搞失蹤;以為什麼都沒有的池袋,其實和新宿一樣什麼都有;六本木的名牌櫥窗和雄偉的森大厦?完全沒概念,我只想問森美術館怎麼走。對不起,今天沒展覽!

離開山手線,搭上各式電車。

來到JR中央、總武線的吉祥寺站,沒有山手線的擁擠,清閒了許多,卻仍舊是採購而不是上寺廟;下北澤那學院氣息的個性商店,這邊一間中南美服飾,那邊一間南亞民族服飾,悠閒自在的氣氛瀰漫,是了,就是這裡,非常接近了;在早稻田距開學還早的初秋時分,只有放假不知該去哪裡因晚起而兩眼發腫的男學生,把中餐當早餐吃,兩眼呆滯食不下嚥無力的咬著炸蝦飯;以近未來為主題發展的台場,是人工無機體巨獸,努力吸取市內溢出的慾望快速地膨脹,轉身一望,夕陽西下熾熱的東京在燃燒,好似動畫裡描繪的東京大毀滅。

東京好大,觀光、血拼、夜生活,各自有其聖殿。在許多人眼裡,東京是地獄,吸光存款的地獄:名牌街、流行經典、藝術品、書迷、音樂狂、御宅族、電車迷、痴漢(在這裡指「什麼都買導致無法將其分類的狂熱份子」)。

其實,我只是想在東京街頭散步時隨興即寫(Contax T3Ricoh Caplio R2)。

散步和照相,也就夠了。


Flickr相簿

由 jessypub 發表於 11:20 PM | 迴響 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