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-12-18, 10:07 PM

愛情拼圖(Reconstruction)

     「若錯過了關鍵抉擇,那麼人生再也拼不回原來的模樣。」影片介紹裡這麼說明著。   分了兩回看完,中間相隔一個星期。這忙祿的一星期,像機器般轉著的腦子和心,無法閒置下來休息。要是帶著高速轉動的果汁機到電影院裡,大概很難去細心體會吧。緊接著再重溫一次,心情漸漸平靜。   愛情拼圖,很緊湊的一部北歐電影,一個在愛情中,我們很少回頭細心檢視的,總以為像水流般,迎著他,接受了他,事情就順勢發展到今日這般模樣。偶爾在無事的週日清晨,在床上醒來聞著鄰居的早餐香味,眼皮還沒張開,靜靜享受這沒有負擔沒有要求的一天到來時,一些蓋在心裡的思緒被沒事翻攪出來細細品味,如品味著隔壁的美味早餐,那些陳年「要是當時如何,今日大概不會是這樣了吧」的想法,一一驗證今日的幸福與不幸的決定,像重新驗算的證明題,逐一被重讀確認。無論是歡愉或是愁苦,這恍然中憶起的「生命中的訣擇」,正是帶你來到今日在床上重溫裊裊餘味的你。   重新安排了戀人命運的是抉擇,並非機遇。機遇只是前一次抉擇的結果。   於婚姻中失去活力的艾蜜(Aimee),與丈夫在異地出差的夜晚,婉拒丈夫的邀請,獨自步出希爾頓飯店,漫步前往酒吧喘息。在清冷的哥本哈根地鐵站裡,他們相遇,在圍觀一位表演飄浮香煙的人前,攝影師亞力(Alex)拿著Leica相機對她拍照,才提早離開與女友用餐的亞力,在搭訕時眼神徬徨,艾蜜卻直率而肯定。   一位是意念興起隨即行動,心裡並不十分確定與踏實;另一位是內心非常肯定卻遲遲未行動,正等待機遇。一個抉擇,讓兩個人生活軌跡起了鉅變,像是跳接到另一部電影裡:家裡的門不見了,朋友見面不認識,女朋友完全不記得他,連父親都不相認。男女主角每做一次抉擇,遠離原來的情人,或離開新的情人,心念一轉,場景雖相同,但裡頭流動著的人的情感卻己完全改觀,就由一部電影裡,跳到另一部裡。   一念,造就一世界。   愛情迷人,思念醉人:笑靨、細語、鼻息、輕吻與擁抱,讓人難捨彼此,每一回的香甜,是另一回苦痛與磨難的開端。接受了一部電影情節,就無法回到前一部當中。對已離開的故事,在另一部電影中接續地去想像情節,而產生無法完成該部影片的遺憾,許多悲悽與美好的記憶,許多藝術創作的靈感,都來自於此。   懷想與蘊釀,或許仍然是美麗的,要是未能以汗水、作品等物質化的形式結晶析出,將來可是會以行動,種下一個個迷惘的種子,讓往後陷入更多的折磨。假使想要重回到另一段情感裡,而能毫無所失的話,要是這麼想,是不是太泯於面對現實,對情感投以過度美好的包裝了呢。   我相信藝術創作或從事勞作,可以讓想像與情感,在現實裡,以另一種不同面貌呈現並保存下來。攝影,是很好的一種方式,無需動筆或熟悉手指的運作,就可以讓你在照片當中,保留了許多畫面外的情緒,創作者的情緒。   我想,亞力的Leica相機,應該也扮演著為亞力說故事的角色吧。這個故事,令人神傷,也讓人終生難忘。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3) | 引用 (0)

2006-03-17, 7:20 PM

半年回顧

沒有貼文的這幾個月,不斷在「太多東西想Blogging」和「好像沒什麼事可以Blogging」之間來回擺盪。前者是自尋煩腦的空想奇想幻想夢想再加上胡思亂想,後者反映了壓榨睡眠時間玩魔獸世界(WOW)之餘腦袋其實是一片空白的狀況。 魔獸玩暗影牧師到59級時,突然醒悟,到底要殺多少怪才能到封頂60級?雖然這個昇級遊戲已經耗了四個月,很快就要到頂端,但接下來的拼友軍聲望、副本湊齊套裝、戰場榮譽的軍階競賽外,還有隻騎速加100%的千G馬,這得耗掉多少時間?一百小時,恐怕不止~還有那個恐佈的安其拉之門尚未開啟呢!算一算,人生中還有太多值得去做的事,放下吧,是該放下的時候了。只可惜上頭認識了一堆朋友(年輕警員居多),還沒能夠見個面,一一說聲再見。真的很感謝帶我下副本、解任務,一路趴趴走還得回頭等我撿屍體。有時覺得,想當警察,能夠當警察的人,不僅有耐心,還要很熱心,別人家的事優先處理,都處理完再來辨自己家的事,不僅得幫人幫到底,還得忍受一而再同樣繁瑣的程序,不斷地在這輩子裡重覆。 半年沒禪坐,沒修心,沒運動,沒爬山,沒老老實實看完一本書,身體與心靈像小貓玩線團,亂得不知如何打理。而這期間,五位親友結婚,三位朋友的父母去世,以及兩位朋友的忌日。到醫院體檢,卻檢查出十二指腸潰瘍和胃食道逆流已半年之久。 生命該浪費在美好的事上,而每個人的美好,卻大有不同。而此時的美好,到下一刻可能是痛苦,經常如此。 星期二被Jack說「你命很好啦」,突然發覺,不知足地在無止盡的物質生活上追尋,永遠也不滿足的不只是數量,品質也是,還有致命傷-「知識」。 這提醒我,放下閒事,放下多餘的雜事,該做正事了。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7) | 引用 (0)

2005-08- 9, 2:39 AM

憶念日本文學

    對日本小說的印象,總是在書店裡有那一整排藍色的側面,似乎一輩子也看不完的數量。 記憶中,我的第一本日本小說是夏目漱石《我是貓》,那時是一九九二年中,夏日炎炎,正放暑假,為考研究所而延畢著,等待只有體育課的大五。天天窩在研究生宿舍裡,弄張小床墊,躲在同學床架後的小空間裡,偷渡沒繳錢,當個幽靈人口,反正門外瞧不見裡頭,如此也一年無事。 就這麼躲在一塊塌塌米大小的窗戶邊,從中午到凌晨,一天看一本,看完中午起床,走到五十公尺外的書局再買一本,再走到五十公尺外的餐廳吃三十元三菜一湯,邊吃邊看,再邊走邊看晃回宿舍,倒頭一看,直到黎明時分。暗處才漸漸顯現外形的清晨,鳥鳴蟲叫自小說裡喚醒了我,回到現實來,很不能適應,腦子裡綣縮著整本小說,像把冬天的被子捲起來塞到壁櫥裡,放下那正深鎖閱讀的我,站起身來打個哈欠伸個懶腰。深怕吵醒正在打呼的同學,輕輕地走出去,關上十分沈重的木門,洗把臉到半露天的樓梯間,坐在地上等日出。 看著天色泛白,看著陽光透過S形的鏤空裝飾壁,照在樓梯間,強烈的對比,讓我很著迷,有時看楞了,就橫在樓梯間睡著,旁邊曬著一本小說,等那些起床上廁所的研究生,跨過我,進浴室,才被洗手刷牙的水珠噴灑聲吵醒。沒人認得我這沒在一樓門禁處貼上照片的幽靈,那也倒挺好的,似乎認定我是特權份子,沒人想搭理也不想招惹,如此怪異行徑,一直不曾被詢問。 夜晚宿舍是上鎖的,白天唯一可進出的大門,舍監成天就住那門口的小房裡。在他的窗口可看到進出的每一張臉,總得等他吃飯請工讀生代班時,我才外出,等他午休呼嚕大睡,再溜進去。要是被他抓著,鐵是一頓罵,那外省口音和中氣十足的嗓門,罵起人來,可真是駭人,好幾回過了時間,還嚇得不敢回宿舍。最後找到一樓浴室,鋁製紗窗有一扇是沒卡死的,自此晚上沒人走動時,就由那兒爬進爬出,自由得很。 在宿舍,白天不能隨意外出,正好那時沒家教收入,窮得很,只得沒飲料喝白開水,沒電扇拿扇子搧,生活單純到了像生活在陽台的盆栽植物,沒人在意沒人看見,每日就只需陽光和一些水,也就足夠。在這般生活模式裡,沒有競爭者,沒有監督者,也沒有壓力提供者,也不知是不是在世間。 在持續日夜埋首日本小說的第一個月,什麼事都沒做,就看三十本小說。直到一年後,累積到一百本日本小說,這狼吞虎嚥的野蠻行為,也終於不知如何延續地告一段落,既沒有初衷,也沒有目的,連悄然的停下都感覺很自然。到現在還是不知道,這股衝動打哪兒來,為何單獨針對日本小說。大概是不會有解答了。 如果生命裡美好的事物,都是這麼靜靜的來,悄悄的走,沒有勉強,沒有目的,也不會留戀,自然在當中時,也不會有珍惜與否的念頭,就只有好端端的生活在其中。不會焦急的問什麼時候會離開這種狀態,也沒有想更沈醉深入的任何努力,過度的歡喜和憂傷都離開學校畢業了,頭一回讓生命在那時剎了車,舒緩地過了一年簡單的閱讀生活。 那大概是我生命當中,少數能夠活在當下的一段時光。抬頭窗外是綠草茵茵,廣大的草坪上不時有兒童打滾歡笑,刺眼的陽光每日固定灑入陰暗的室內,照在我弓起的右腳上。只記得不斷有種舒適感浮現心底--一切感覺都好自然,一切都應該是像現在這樣。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15)

2005-04-20, 2:29 AM

改版

朋友的貓叫便便,具莊嚴相。 這個場景是小時候,長記性前,記得的畫面。是沒長記性,但從哪兒來的?不知道,只知道有記性前就有個在宇宙中漂浮的畫面,很早就灌在記憶體裡,大概是前一回沒format乾淨。 改版,因為好久沒回來,發生了一些事,好事。 今天中午趁午休走到公司旁的八畝園美術館看看,有南傳、藏傳、漢傳佛像及吳哥印度神像(正在展吳哥文化節)上百尊,高達三四公尺以上的巨大佛像有十尊左右,很嚇人的巨大,也很莊嚴。所以想到了便便。 公司若在內湖,中午走路到倫飛大樓一樓,免費參觀,還有日籍的鑑定師兼解說員在場服務。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6)

2004-11- 3, 2:20 AM

歌德聚會照片上線囉

2004.10.31在VGBD辦的歌德聚會照片上線囉! 相簿一 (by Carol) 相簿二 (by jessypub) 若連結太慢可至另一相簿 期待camera man拍的video~~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4)

2004-10-18, 2:39 AM

天上.人間

一位長輩前幾天過世,昨天早上在教堂舉行安息禮拜,這位帶我到進前一個公司的上司,雖然不是完美的學習對象,但他對任何事情都認真以對,同時不失幽默與逗趣的處世態度,曾希望與他看齊。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7)

2004-10-13, 9:40 AM

真空管與2047

隨著立委選舉季的來到,索性不開電視,看看網路新聞就好。實際情形是--水電工科系出身的我修不好電視~~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2)

2004-09-17, 2:23 AM

慾可慾.非常慾

《慾的不滿》 「一個人的慾望要是無法滿足,舉止就不再正常。」一本科普書這麼寫。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0)

誠品敦南咖啡座.9/16午後

我開著被撞傷的車,在街頭行著,總惹來一陣瞧望。好似背著行囊衣著襤褸的過客,失神無主在路上游盪,揣著被劫的衣袋、負傷的腳踝、失落的眼神,尋找那早已不存在的家,那種倉惶逃離街頭的焦慮神情,我在路人眼中反映的我和車中,落寞地瞧見。......繼續閱讀

[心情日記] | 單篇網址 | 迴響 (0)